客户端 微信 微博 右江日报 百色早报
  新闻 政务 图片 社会 县区 理论 专题 校园 文学 家居 房产 健康 美食 旅游
当前位置:百色新闻网原创文学—正文
儿时的伙伴
来源:百色新闻网 作者:闭祖宝 发布时间:2019-09-11 11:41:34

  口 闭祖宝

  “孩提童趣几多甜,嬉戏笑声耳边旋,天命之年挥不去,历历在目浮眼前”。每个人都有自己天真烂漫的童年,都有自己儿时的伙伴,儿时很多美好的童趣,天真无邪的笑脸,犹如一幕幕动画片,至今仍浮现在脑海,挥之不去。

  从有记忆开始,村上的小伙伴们就爱围着我转。我家在村上左边二排头一户,大路就从屋右边过,距离村口“东哼”(当地壮语,以前歌圩点)也就那么二、三十米远,村上的小伙时不时都聚集到我家来。原因不外乎两点:一是一有空闲,村上爱好壮戏的青壮年,都会到我家让我父亲教他们吹拉弹唱北路壮戏曲调,没有什么电视电影那年月,能听能看到这样文化娱乐,就是美美的享受;每每曲起,小伙伴们自然向我家靠拢,堂屋站满了,门口还有一些伸长脖子踮着脚,当时我有谁可进屋来的“大权”。二是我有点鬼聪明,我会学着大人们演戏,趁着大人们出门去劳动时,邀上几个小伙们,关起门来在家里舞起戏来,用老人的围巾和毛巾作简单的扮装,谁扮演哪个角色由我安排,这是最要紧的。久而久之,村上小伙就爱围着我转。

  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不管怎么样,入伙是有限制的。当时,除了上述外,村上分有好几个“帮派”,稍大一点一帮,小一点的为一帮。为了严格把关,我让最好的伙伴阿文来当“二当家”,谁想入我们这伙的,得阿文同意,我们这伙大都同龄,也有稍大一两岁,小一两岁的。

  我们这一伙有阿文、阿校、阿学、阿天、阿荣、阿进、阿明、哥色、阿叶、阿华、阿六、阿壮等,女的有两三个。我们经常在一起玩石头,老鹰捉小鸡,浅水滩戏水,村边找果菜,田边地头玩泥巴,关门来“演戏”,扮着小夫妻等玩耍;童言戏语,天真无邪。到哪家玩困了累了,就在哪家躺一下,哪家有什么吃就一起吃。七岁那年,有一次我在阿华家玩耍,天黑了就在阿华家吃饭,饭后不懂回家。大人们常讲,准备到我家上面那棵核桃树经常闹“无常鬼”,之前,村上有几个男青年爱搞恶作剧,把准备好的废旧猪笼,用白纸围贴,用黑色火炭画一些鬼脸,用绳子拉挂在树上,待胆小的人,特别是村妇过往时,松下绳子,让“怪物”往下,吓着路人慌忙逃窜。

  那晚阿华和阿壮,拿着火把送我回到家,他俩要回去时,也怕经过那里,最后我这边的老人亲自送他俩回去。当地壮语叫“筒送筒”。

  九岁、十岁,稍大一点的,我到阿荣家、哥色家、阿文家、阿学家玩都经常在他们家住。因我家八兄弟妹,房间有限,在家里我和二哥是睡在楼上的。

  各帮同伙,上学放学相邀走,割马草,打柴火分山沟。我们这伙马草选尾引,柴山定坡录,因为尾引坡录相连且近村寨。为了长期“盘踞”山头,我们便在坡录山中搭个木草棚,以示安营扎寨,其他帮派就不敢侵范。每每放学,我们这小伙帮都相邀上尾引坡录,先到木草棚坐坐,然后才各自去割马草、打柴火。先要完马草和柴火的,就到尾引沟平地稍作休息,等大伙都到齐了才一起返家。有一次,我在尾引等大伙时,拿刀砍路边碍树,不小心,被刀砍中左脚膝盖,直接见骨,鲜血直流,痛得我滚在地上,幸亏一伙的朋友阿进及时赶到,他把马草从背上丢下,急忙抓起路边一把止痛止血的草药(当地壮语“化亚号”),往嘴里嚼几下,吐出来敷上我的伤口,然后,急中生智把我破衣服扯出一条小包布,帮我包扎了伤口,待大伙都到齐后,几个小伙轮流背我到家。由于当时我们那没有医院,没有什么消炎药,也就没有得缝伤口,只能在家敷点草药,一个月后,虽然可以走路,但伤疤就永远印在膝盖上了。

  伤痛归伤痛,我还是这伙的“领头”。每到星期天或寒暑假,我们都得上山割马草、打柴火。到有玉米、红薯、芭蕉芋和木薯季节,我们都会在坡录“营棚”烤这些山货“聚餐”过瘾。当然,这些山货都是来自沿路及周边的农户开山地种的,有几次我们也挨户主找上门告状,我们自然少不了挨父母数落一轮。户主说,一点小事就算了,下次再犯就得赔。

  由于我们这伙活动内容比较丰富,除了要马草、打柴火外,我们还经常组织闹鱼、河水漂流,烂田捉泥鳅,摸黄鳝等。然后,聚餐充饥,比较吸引人。有一个表弟阿春,为了加入我们这伙,找到“二当家”阿文。阿文说:“你真心想加入我们这伙,你愿下跪来表示诚心,我马上同意让你加入。”阿春真的立即“下跪”,当天就得跟我们一起上坡录打柴。其实,阿春很勤快,捉泥鳅,摸黄鳝很擅长,做后勤更积极。其实阿春很早就想加入我们这一伙,但之前就遭到一些人的反对。

  分伙聚玩的形式,一直保持到我们到外乡读书后才自然解散。

  因乡大队附中停办,1981年、1982年我和阿校、阿天、阿学、阿春、阿明转学到下甲中学读书。不久后阿春和阿明又辍学,然后阿学又转到伶站中学,只剩下我和阿校、阿天在下甲读中学。

  毕业后,我和阿校在当地谋到代课老师的差事,阿天继续上高中,几年后也回家乡任教。阿学在百色民师毕业后回到家乡当老师。

  不久,阿荣便到他村上门入赘,其他在家的伙伴们也相继结婚生子。我在本乡从事教育教学工作16年后,展转到伶站乡政府工作9年,后又调回朝里政府工作。期间阿春、阿叶、阿进、阿荣、阿华、阿壮、哥色为了生计,常年在广东或其他地方务工,在家的阿明、阿六也有自己的产业。阿文虽然只有初中文化,但好学上进。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考过代课教师,考过聘任制乡干,但由于种种原因,未能如愿;九十年代初期,任过村团支书,后又进乡镇企业办做过会计(乡镇企业不久又散伙)。在家务农几年后,被选上村支书,2010年后兼职护林员。后来林业局不再给村干兼职护林员,他干脆辞去村支书的工作,听从林业局安排调到凌云“南大门”检查站工作。

  由于我在政府供职,整天忙来忙去,儿时的伙伴有的在外务工,只有春节回家那么几天,但也各忙各的。

  现今,儿时的伙伴们为了生计,离多聚少。我不禁想起《信天游》歌词中“我低头,向山沟,追逐流逝的岁月,风沙茫茫满山谷,不见我的童年;我抬头,向睛天,搜寻远去的从前,白云悠悠尽情地游,什么都未改变……”。是的,什么都没改变,我们还是儿时的好伙伴。有道是:“儿时伙伴都健在,许多童趣入梦乡,摸鱼玩火气爹娘,至今难忘旧时光”。

(网络编辑:王星琴)
百色事 百姓事 一点就知道
扫码下载右江日报手机客户端
评论
相关新闻
图片新闻
勤廉无私天自宽 ...
李红梦:用心用 ...
七律:遇见西安
长安古韵声绵长
田林高山汉族的 ...
扶贫路上| “回 ...
浩坤湖畔那抹红
山歌落实十九大 ...
 
 
 
  推荐图片
彭晓春看望慰问优秀教师
周异决看望慰问优秀 ...
教师节,听听特殊学 ...
金秋庆丰年 欢乐仡佬冲
【组图】美呆!田东 ...
再见,亲爱的战友! ...
  推荐新闻
· 儿时的伙伴
· 李英霞:扶贫路上洒余晖
· 献给敬爱的老师
· 文明百色花正香
· 勤廉无私天自宽 勤廉无私天自宽
· 初心不改舞弄文
· 电影的记忆
· 撤县设区经济扬--祝贺田阳撤县设区与右江区 ...
· 萤火之光,来日方长
· 李红梦:用心用情帮扶贫困户
· 从逝去的日子想起……
· 月夜空梦
· 熊书记的扶贫路——记金钟山乡乌冲村第一书 ...
· 强国亦需强医学——献给第二届中国医师节
· 烈日下的扶贫路
· 孤独是另一种成长方式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网站投稿 | 网站声明 | 网站地图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4511020090001
ICP证:桂06015124号
Copyright © 2014 bsyjrb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
百色新闻网右江日报社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
百色市虚假新闻举报电话:0776-2821364